Always Sometimes Monsters

这个人是个自私自利,一点也不纯粹,德行或许有亏,尚未脱离低级趣味,也未必有益于人民的,普通人


喜欢折腾,喜欢研究 IT 技术。与什么方向或者什么语言都无关,我只是特别钟爱从零到一平地起高楼的无中生有。

我热爱创作。[1]


喜欢阅读,喜欢本格推理,喜欢冒险传奇,喜欢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展开,喜欢逻辑自洽的剧情。然而我并不会把某些主题奉为圭臬,其实只要是有趣的故事,怎样都好。只不过带有之前提到的那些关键词的书本,能更吸引我翻开封面。

文字是极其无力的表达工具,以文字来承载作者试图传达给读者的其实难以言述的思想,这本身就是一件悲壮到堪称凄美的事情。


喜欢游戏,从 3A 大作到独立小品,从主机独占到街机模拟,从动捕到手绘,从光追到像素,从 UNO 到斗地主,从大逃杀到跑团,从大富翁到战旗,从丢沙包到跳格子,无论是什么玩法什么画面什么体量,我喜欢一切类型一切形式的游戏。

我喜欢他人费尽心血(也许未必)创作出来最终目的却只是纯粹(大部分时候)地让你获得美的享受的作品本身,以及和游戏作者在约定好的规则下游玩并在途中获得快乐的过程。

我欣赏游戏第一位永远是游戏性,然后才是艺术性。[2]

游戏通关后滚动的感谢列表最后显示「AND YOU」我真的会感动。


喜欢胡思乱想,喜欢用独属于我的角度来观察世界。我清楚地明白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也很难避免从众心理,但我会尽力做到不去盲从。

我不会把自己认知的道德标准强加给他人,不会愤世嫉俗也不会避世离俗。我崇尚真正理智、中立、客观的观点,厌恶现在一般语境下的「理中客」。[3]

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会悲伤,也会愤怒,也会恐惧,也会迷惘,也会和普通人同样有不理智的时刻,心中有时候也会有难以名状的怪物逡巡

不过我敢说我是遵循公序良俗的守法公民;其中肯定有表演成分,但我尽力去做了,以后也会继续努力。如果难以为社会作出贡献,至少不要危害社会,共勉。


理解并认同女权(指女性平权)。因为人人生而平等,女人当然是人。

为什么不是特权?因为男人也是人,跨性别者也是人。我再重复一遍——
人人生而平等。

假如女性具有特权:

  • 我生理性别为女但心理性别为男,我能享有女性特权吗?
  • 我生理性别为男而心理性别为女,我能享有女性特权吗?
  • 我生下来就是双性人,我也不知道我心理性别是男是女(不会有拳师对这里打男女先后顺序的拳吧),我能享有女性特权吗?

性别优势是几千年来自然形成的,不同性别互补互助,所有有性生物都是这么繁衍到今天的;而什么性别特权,不该存在也不会存在。

你管我是什么人,只要我是个人,我就与你一样享有一切自然人理应享有的人权。


理解并认同 LGBTQ 群体。

虽然 2019.9.2 的《Science》 提到大概仅有约 25% 同性恋是先天的,不过我认为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都不重要,自己的性取向应该是生而为人不可被剥夺的自由意志。


厌恶学了个梗拉 shi 都想用上的梗小鬼,厌恶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有路人缘但就是莫名其妙火了的恶俗烂梗

一个 meme(姑且算它是),既不有趣也没什么思辩价值,甚至带有攻击性,乍一看阴阳怪气[4],细一想纯属引战起手式,为什么还要传播?我知道大家都在转运垃圾,但你不转真的就不如他们吗?

我不是什么玩梗婆罗门,也从不在网上出警,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吐槽几句没问题吧。


厌恶目前(2020 年)无限扩张的侵入式政治正确,现在的政治正确跟文革有什么区别?过犹不及的道理我不信里面的大人物没有一个人懂。

政治正确的大潮下一些不知道是皈依者狂热还是反社会分子的人裹挟一大群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只能人云亦云的伤残人士到处碰瓷拱火立靶子打,真的恶心。


极度厌恶钓鱼(指网络讨论中自演引战的行为)。

我分不清其究竟是在钓鱼还是真弱智的傻逼玩意,我一律视为弱智处理。


如果你觉得我某个部分的观点有失妥当,十分欢迎(我真心的)告诉我你的看法。我很乐意从谏如流求同存异,毕竟兼听则明

但完全不必抱着你这样不行 / 一定要改的心态试图「纠正」我。强行灌输给我真的没必要,对你对我都不好,毕竟偏信则暗

如果三观实在有冲突就不要互相伤害了。世界那么大,这世上人那么多,擦肩而过可能真的就碧落黄泉[5]两皆不见了,放过彼此如何?

我是 Sumi,我们有缘再见。


  1. 与之相对的,我厌恶并唾弃抄袭。有意 / 无意中不留出处的转载,也很难苟同。 

  2. 游戏性和艺术性二者可以不兼得。比如与其说是游戏,实际上分类为互动电影或是视觉小说更为恰当的作品,只要富有我能够欣赏的艺术价值,对我来说也可以算好游戏。etc Disco Elysium 

  3. 我认为基于个人身份讨论什么事的时候,一开始就试图把自己摆在一个处于不败之地的立场,十分不利于讨论环境。
    如果真心要辩论,双方都是要下场用论点论据肉搏的。有任何一方想着独善其身一味高高在上颐气指使,别说在辩论中达成共识,基本的交流都无法成立;如果双方都只顾自说自话,所谓的「交流意见」不过是两条平行线罢了,连愈行愈远的可能都没有,因为二者间不会产生任何一个相交点。
    「我不想亲自下场,我只是想占据道德高点自顾自地输出我的看法,随便你接不接受,不过你最好接受,因为你接受了我会开心」,请这位杠精从哪来的回哪里好吗,别把哪都当你的麻将桌。 

  4. 阴阳怪气:现在很多语境下都用成中性词,甚至是褒义词了,形容人说话机智有趣诙谐幽默有讽刺性。
    此处用作贬义,指的是「太监总管依仗权势欺压忠良之后」那种阴阳怪气。 

  5. 碧落黄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白居易《长恨歌》
    从碧落到黄泉,不是谁在碧落谁在黄泉的问题,没有冒犯的意思。 

updatedupdated2022-05-012022-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