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2022 年了我还是喜欢博客

互联网上最后一片精神净土

为什么不把内容做成视频以便推广

顺便还能恰点咖啡钱是吧。

跟平台好恶没关系,我不喜欢 B 我不会单投 A 吗。

文章(博客)是我的初心,而且客观事实就是文字是永远比视频更可靠的媒体介质。
文字基本不存在没用的干扰因素(噪音)。如果有,那也是作者水平不行。
每一个字都有其意义所在,是百分之百(理论上)的干货。

不说那些虚的,举个实际例子。
比如现在我突然要找 YGO 里 大宇宙 的用法(而不仅是效果,效果直接卡查),发给另一个人。

视频要怎么做:

  1. 从各种标题党(同样是客观事实,详见这个视频)里大海捞针
  2. 拖动视频时间轴(播放进度条)到特定的位置
  3. 把视频链接和时间(现在很多视频网站都支持 精准空降 链接了,挺好)发给对方
  4. 对方(即使是手机)也要打开视频播放(如果没配字幕,也没带耳机,就要外放)
  5. 拖到对应位置(用到之前说的精准空降可以一键跳转,就是不清楚有多少人会用)
  6. 等待这个片段播放完毕(当然你也可以倍速,只要你看得清十倍速都行)

图文要怎么做:

  1. 从收藏夹找到,复制链接,粘贴,发送
  2. 打开链接,Ctrl+F,get(如果标题有跳转链接,直接打开链接就是内容)
  3. 简练的内容一眼就能看完

你可能会指出我这是作弊,视频列了六条,图文只列三条,其实都是相似的步骤;
视频还加了很多修饰定语和补充信息。

但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信息冗余啊,视频会携带巨大的信息量(无论你是否需要):
图像(包括 主体 和 装饰如动效),音轨(包括 背景音乐BGM 和 音效)。
也许你真正需要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视频会一股脑全部塞给你。
相较之下图文就显得瘠薄,与此同时也更为简洁干练,能真正做到一目了然。

二者传递信息速率之间的差距,我不认为有任何可比性。
当然视频有特定(对抽象概念)的优势(可视化),此处就事论事,没用到就不再展开。

为什么不投稿到大平台上

店大欺客是必然发生无可避免的事。

别说本身就是以图文形式为本的 UGC 平台了。
这类平台本质都是「博客圈」,只是体裁、主题和发布权限不同而已:
体裁:有些侧重图片,有些侧重文章(资讯类新闻科普类说明文从问答类到故事会分享你刚编的 记叙文
主题:社会人文、科技、文化、财经、娱乐、各种亚文化
资质:有些允许个人用户、有些只允许认证过的企业用户、有些只允许平台官方

更别提「从前有两个面包,一个叫 浪浪牌面包,另一个叫 讯讯牌面包。有一天他们打了一架,浪浪牌面包讯讯牌面包 打死了。从此 浪浪牌面包 就改名叫 面包牌面包 了。再也没有其他牌子的面包了。就算还有不怕死的敢做面包也不允许自称面包。」的温馨小故事了。
赢家通吃,happy end,没有暗示的意思。
我说的就是 weibo.com

「微博」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当年「微」是一个很潮的字,啥事都可以「微」。
现代人只有碎片化的时间,因此追捧碎片化也是很自然的事。

讲道理,「有啥夸啥」是「没有但编出个啥谎称自己有再夸」比更有道德的事。

当然「博客blog」也可以「micro」,「微型博客Twitter」岂不是潮上加潮?
(博客是不是舶来品?呃,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啊,连「互联网Internet」都是舶来品?)

如今的互联网本质就是各种百花齐放的博客而已,花样百出,不离本质。
即便不论以图文内容为主的平台。

哪怕视频网站:
A 站文章区风气这里不讨论,总归是自成风景;
你 B 作为根子就在视频(哪怕视频业务永远在亏钱,全靠游戏业务输血。但大资本做大生意玩的是生态,所以就是要也一定要这个核心竞争力)的平台也在 17 年推出了专栏。

还是那句话,不是我清高、不想恰饭,不是调性的问题。
这都没到言称「跪不跪」的程度,主要是我难以接受妥协。

言论自由

第一、我需要 责任自负 的言论自由。
如果我德行有亏,请让社会舆论谴责我;如果我违法犯罪,请让法律法规制裁我。

你用任何平台,注册时同意的用户协议就注定了你 必然 无条件接受平台的肆意阉割。
微博王总 @来去之间 为什么人称「夹总」?涉嫌人身攻击的谐音梗 / 形近字梗就不说了。
用「夹」这个字就是因为微博 可以 无条件「夹掉」用户的发布内容。

目的是为了控评——微博官方进行舆论管制,以及官方纵容某些发布者进行舆论导向。
注意这里的「官方」是指「新浪官方」。至于配合政府进行有关工作是公民应尽的义务。

我没办法接受被强制三缄其口,被迫成为谜语人;
也没办法接受「已发布的内容,突然不知道哪一天发现早就不在了」。
讲个笑话:UGC(用户提供内容)平台,不能保证用户已发布内容的 存在 的安全性。
法律都不溯及过往(更多详情查询「溯及力」),你知道吗?

屏蔽词 / 违禁词 / 敏感词

去你妈的 自我阉割式的 过于严格的屏蔽词审查机制。
脏话是客观存在的人类情感需要,永远也不可能杜绝
思想是不怕子弹的(这话的道理没问题就行,不必细究出处),而且我国也没有思想罪。
搞文字狱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小学生都他妈知道「大禹治水告诉我们堵不如疏」。
一味地无脑屏蔽,出一个新词屏蔽一个扩大波及范围,最终只会迫使越来更多的词被「污染」。
早年的「睿智弱智」,后来的「司马死妈」「逆天脑瘫」「几把鸡巴」……
最典型的,精锐兵种「伞兵」被污名化,这口大锅平台审查不负责,难道要怪到用户头上吗?

电商平台:「买给妈**妈的,母亲节送出去了,妈妈很喜欢。」
影音平台:「你听的什么歌啊?怎么有星号?」「周杰伦的啊。《听妈**妈的话》」
无论成语:水**乳交融、十有**八九……还是俗语:上**校鸡块……
你他妈不作妖,谁他妈能想歪。
「这里偶然构成了一个屏蔽词,惊喜吧?还不去了解一下有什么典故、为什么屏蔽?」
真是太感谢你对改善社会舆论氛围做出的伟大贡献了。

有些以文字内容为重的平台,为了保证屏蔽后的排版整齐,还会改成「口」。
李白:「十步口一人,千里不留行。」

碰到类似「曹」这种高频出现还带有敏感字的就更离谱了。
我看个三国相关也能满篇 ****,硬是看出了金瓶梅的感觉。老子看金瓶梅都没觉得有这么低俗

社交平台更是重灾区:
「生**活好累,**我日夜兼程才赶上交差,还好你愿意***给我口热饭吃。」
到底谁他妈才是流氓啊?!

不过说起来最严重的应该还是游戏:
你永远不知道运营方在审核什么鸡儿,都是一刀切,疑罪从有,有嫌疑的全部给我切了。

粮草先行

最饱受诟病的激战二(有多离谱随便一搜就知道)、还有也很离谱的 FF14(ID 反而可以用各种虎狼之词)、LOL(早年间「辅助」都是屏蔽词,你屏蔽你妈呢,辅助把你妈杀了是吧)……
还有所有几乎游戏都会屏蔽的「服务器 / fwq」这个词,我是真的至今想不通。
「外挂」「代练」确实正常讨论也不该聊,避免灰产的广告影响正常聊天氛围,应该的。
但「服务器」哪里违禁了?「土豆」要不要也屏蔽?
「官方」「管理员」「GM」就更别提了。「可不敢乱说,后生仔。要知道,为尊者讳呐。」
你劝我敬畏?我劝你善良。

还有 抖音 的傻逼审查机制倒逼出来的首字母缩写。
「抖音」不能直呼其名,您这是 避讳 是吗?
大清国的国统是您继承的是吗?「国粹」文字狱也给您发扬光大了是吗?
您知道「斗鱼」缩写是什么吗?叫什么 dy,要不小人尊称您为「圣上」吧?
「死」不和谐、「杀」不和谐、「钱」不和谐。
市井俗话:「不是冻过的 s 鸡,这都是活鸡现 s,不讲价,你去超市有 q 都买不到的。」
我他妈现在看到这种玩意儿就无名火起。你们那说中文要判刑是吗?

当然这也并不是完全的恶政(指管理办法),实际对舆论环境也确实发挥了很重大的作用。
平台作为互联网上的公共空间,运营方确实需要负起「监管、维护用户舆论环境」的责任,也有义务将人与人之间的讨论氛围往「友善」方向带。
但一刀切的凶残手段我绝不认同。这已经不是可以简单地用「矫枉过正」可以概括的程度了,真的已经到了「灰指甲?简单,截肢就行了」「保险起见,截眉毛以下吧」的级别了。

法律法规,以教化为主,以处罚为辅。
降低执法成本都是其次,惩恶扬善重点是扬善,因为(别国我不清楚)我国是以人为本的。

平台管理,一刀切是最「经济实惠」的管理办法。
傻卵用户啥也不懂;你真的知道这么大的互联网公司,每年花在制上的经费是多少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人别说人性、整个人都被资本完全异化了,资本主义我操你妈。

你把厕所封了,不随地大小便难道要憋死吗?
大活人还能给尿憋死了?

客观存在而且并不过分却得不到满足的需求,有朝一日得到释放必将化为报复性的举措。
即使过犹不及也甘之如饴,比如「大人式购买」(一箱一箱地买零食可乐,哪怕根本吃喝不完)以及「通宵娱乐几乎与大学生挂钩」等等普遍的社会现象。
还比如我这一节的措辞。

随便写个小作文,两千字,发布。
「存在违禁词,请修改后再发布」而且不会有哪个平台告诉你具体是哪个词违禁了。
然后呢?两千字,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扣?四千字呢?那一万字呢?两万字呢?
「这波啊,这波是贾岛撞韩愈——哎,推敲起来了。倒逼大家字斟句酌,乃大善事呐。」
我可去你妈的吧。

上纲上线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国家层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社会层面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公民个人层面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屏蔽其中任何一个词的,我是不是可以说个诛心之论:是不是平台审查方单方面认为我国目前并没有做到、只是标榜而已,因此才要公众闻之色变、畏之如虎地「避讳」呢?

以抖音为代表的一众平台,以粗暴的方式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刀切的极端严厉的审查行为,是否算是一种对「发扬和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弄虚作假甚至阳奉阴违呢?
做不到是事实上有困难,确实,确有其事。但再困难,也没见谁就不赚这个钱了啊?
削足适履,履当然他妈开心,有人问过足开不开心吗?我他妈开心死了 不活了。

本站是实名 ICP 备案的,我微博号 / 抖音号没了。
哦我从来不用 / 就没注册过啊,那没事了。
唉不对,我这个人不用微信 / 微博 / 抖音,怎么还没去世?甚至活到了 2022 年?
我可能是外星人,建议腾讯、新浪和字节跳动营销部把我抓起来解剖切片研究一下。

这一段是不是有点愤世嫉俗了?
明年(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没有阴谋论,当然,被迫害妄想也太怪了。只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呢)回头看会不会觉得幼稚呢?
算了,反正我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反屏蔽手段

零宽空格:Unicode 码位 U+200B,HTML 实体 ​,URL 编码 %26%238203%3B
举例:「12​45」括号中间有个零宽空格,3 的位置就是。
连着一起复制,粘贴后删除其他可见字符即可。

不可见分隔符:Unicode 码位 U+2063,HTML 实体 ⁣,URL 编码 %E2%81%A3
举例:「AB⁣DE」括号中间有个不可见分隔符,C 的位置就是。

内容格式

第二、我需要 完全自主 的丰富的内容创作方式。
只要我想,除了技术以外没有别的条件限制我自由发挥。

右键「检查」或F12可以看看以下内容本站是怎么做的

分别以 emoji、SVG、PNG 三种方式显示的麻将牌

🀐🀐🀐🀑🀒🀓🀔🀕🀖🀗🀘🀘🀘
🀐🀑🀒🀓🀔🀕🀖🀗🀘

游戏王相关样式
卡片属性 
 | 
 | 
 | 
 | 
 | 
 | 
 | 
 | 
速攻
 / 仪式
 / 装备
 / 场地
 / 永续
 / 反击
无敌的红爹
悲报: 2022.3.13 森蚺 1 → 0
主卡组
额外卡组
渲染失败的卡 & 用来占位的卡

有任何一个平台敢开放支持代码自由运行的富文本编辑吗?
风险管理不做了是吧?

自负盈亏没毛病,为什么不盈利

本站没有任何广告是因为(至少目前)我的洁癖大于物欲,而不是因为我不喜欢钱。
我没哭穷是因为我有那么一丁点志气,而不是因为我不穷。

等一下,这是否算是一种变相哭穷?陷入迷思。

updatedupdated2022-05-012022-05-01